最近一段時間,音樂成為了新的鬼畜素材。比如前段時間《信條》大火的時候,有B站up主給電影片段的BGM換成了情歌,本來充滿懸疑和迷惑的過場情節瞬間變成了二位主角的CP戲,對話時的眼神都莫名顯得有些深情與迷離。而AI換臉技術的加持下,連孫悟空也得乖乖在《西游記》里唱段EMO,讓人直呼內行。

網站機器人

而音樂除了能夠整活以外,人們更多還是關注它調節情緒的作用。網抑云不僅能讓人準點“上號”,還能充當醫用麻醉劑。

去年,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顯示,音樂可以降低手術臺上患者的焦慮水平,術前聽聽音樂,效果與1到2毫克的鎮靜劑咪達唑侖相似,并且還有個很大的優點是不會產生副作用。這讓大家都頗為興奮,沒準兒以后病人著急了當場點首《野蜂飛舞》也不是不可能。

網站機器人
可“點歌”的手術室

而在影視和游戲作品中,就更需要音樂的“麻醉”作用了。雖然觀眾和玩家并不能隨時都注意到背景音樂的存在,但在連續的畫面中,音樂確實可以潛移默化地引導受眾進入一個又一個情緒旋渦。

末世背后的音樂奇才

游戲音樂說簡單也簡單,說復雜也復雜。

對于一些小型的游戲來說,幾首能夠反映場景的音樂就足矣,而那些帶有敘事性質的“半電影化”游戲,則非??简炓魳房偙O與游戲監制的默契程度。

網站機器人

突變的蟲草菌肆虐美國,病菌將人類變成怪物,幸存者四散而逃,在治安隔離區茍且生活?!蹲詈笊€者》通過喬爾的“旅行”經歷,為玩家徐徐展開了一副末世景象。

網站機器人

縈繞在玩家心中的破敗、壓抑和難以名狀的驚悚甚至恐懼,不只是游戲畫面中趨于寫實的表現手法,更多的還來自于過渡平滑的背景音樂。

在游戲開發過程中,制作人請來了著名的西班牙作曲家古斯塔沃·桑多拉拉(Gustavo Alfredo Santaolalla)。這位大神自幼就表現出驚人的天賦,五歲拜師學吉他,十歲就讓老師覺得他聽音太厲害,已經沒法教了。于是桑多拉拉開始自學,到了十六歲就可以給人作曲了,而這時的他,因為沒有經過系統訓練,甚至還看不懂五線譜。桑多拉拉就完全依靠感覺即彈即錄,為很多樂隊和電影創作了大量優秀的原創音樂。

網站機器人

平時作曲家為影視或游戲譜曲,只需要大致了解內容,再根據想象和感覺決定風格和主題即可。而當“頑皮狗”工作室尼爾邀請桑多拉拉參加《最后生還者》的配樂設計時,后者希望在音樂中表達更加濃厚的情感內涵,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會先跟尼爾探討游戲劇情與人物情緒之后再進行音樂創作,而這樣創作出來的作品,讓許多玩家在游玩時產生非常強烈的情感共鳴。

而如果你有條件點開這個視頻,還能順便了解下《最后生還者》中某些奇特的音色是怎么錄制的

GRAMMY AWARDS & AIR STUDIOS

格萊美獎大家應該有所耳聞,它是美國及全球四個主要表演藝術獎項之一,在音樂界有著極高的地位。不過這個獎項對于游戲音樂卻一直不“感冒”,在游戲產業多年發展中,不光是《最后生還者》,許多游戲的音樂質量都是數一數二的水平,但在這個頒獎臺上卻看不到它們的影子。

網站機器人
格萊美獎杯

直到2011年舉辦的第53屆格萊美獎才打破了這一“僵局”。當年,來自《文明VI》的主題曲《Baba Yetu》獲得了最佳器樂附加聲樂編排獎,這也是歷史上第一首游戲原聲音樂獲此殊榮。

網站機器人

《Baba Yetu》主要采用了New Age曲風,并且使用了非洲斯瓦西里語進行演唱。這個語種聽起來比較陌生,但其實很多藝術作品中都有它的存在。

網站機器人
《文明4》游戲截圖

比如上周《說唱新世代》里生番帶領隊伍演唱的《We We》中的采樣,就采用了Beyond在《Amani》中大家耳熟能詳的副歌部分,而這一段正是斯瓦西里語;再如《獅子王》的主角辛巴(Simba),發音正是斯瓦西里語的“獅子”;而蘋果手機里的語音助手Siri,名字也是取材自斯瓦西里語,意為“秘密”。

網站機器人

《Baba Yetu》制作者田志仁就從這種語言中汲取靈感,并且在其中傾注了對于《文明》系列游戲的喜愛,再加上正巧當時《文明VI》的主創還是他的大學室友,所以兩個人非常愉快地合作完成了這首曲目。

在這部作品中,田志仁大膽使用了人類各時期文明的音樂元素,如部落風格打擊樂,東方風格管弦樂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快板與交響曲,用一首歌展現出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,出現的落寞、迷茫、蒙昧與磅礴。

網站機器人
田志仁,美國華裔音樂人

想要做出一部優秀的音樂,除了需要靈感以外,編曲和錄制也是非常重要的環節,所以對于大型游戲來說,選擇一座大型專業錄音室很有必要。

這其中比較出名的錄音室就是AIR STUDIOS。如果你從事編曲或配樂工作的話,那么你的作品里,大概率包含著AIR STUDIOS的“成果”。

網站機器人
AIR STUDIOS

更多相關資訊請關注:原神專區

猜你喜歡